思念海域,迷失流年的岁月静静搁浅

时间在游走,记忆却是静止的。那些被时间游走过的地方,固执而无畏的停留、等待。任凭记忆在它的身躯上一遍又一遍的游走,任凭回忆在这里泛滥成灾。我和它们留在这里回忆并且想念。那么,亲爱的,你呢?你是否也如我一般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深深的想念那些匆匆而过的日子?­

海域

心底的秘密已经待放
是谁用泪水将它偷偷浇灌
盛放的百合
悄悄的吐露心事
那一年
谁爱谁如此宛转
谁爱谁痛彻心扉
那些悲伤还记得吗
那些悲伤都忘了吧­

宿舍阳台上那盆蝴蝶兰开出了淡紫色的花朵,一如一只只展翅欲飞的蝴蝶,绚烂之极、华丽至极。想起你刚把它抱回来的样子,零星的残叶,丝毫看不出与其它植物有何异样。你却浇水施肥,悉心照料,偶尔外出都不忘再三叮嘱我要让它一直呆在阳光充沛的地方。如果不是后来那个晚上,我会一直认为你是因为喜欢它才会如此上心。­

那个深夜,被噩梦惊醒的我习惯性的到你床上去找你,却发现你没有在床上睡觉。寝室里其他人沉重而规律的呼吸声在耳边环绕,气氛对于刚被噩梦惊醒的我看来显得静谧而诡异。窗外的月亮皎洁却苍白照亮了那些暗藏在黑夜的苍白心事。­

那个晚上,当我最后在阳台上找到你的时候,你正抱着它蜷缩在角落里低声啜泣。月光下,你仰起满是泪痕的脸告诉了我好多。­

你说,蝴蝶兰的花语是我爱你。你说,他最喜欢的花是紫色蝴蝶兰。你说,你听说:爱上一个人就要在所爱的人心中种下一粒种子,悉心照料,耐心的等待它在那个人心里生根、发芽,成长壮大。所以你买回了它,希望它和那粒种子一起成长。­

你说,你知道蝴蝶兰生于热带,在这里很难养成,但仍满怀希望的用心照顾它。它喜欢阳光,你就让它一直在阳光充沛的地方,可它还是没有开出花来。你说,你看不到你的这盆爱情花开放了…泪水顺着脸颊一滴滴的滑落在它的叶子上。滚烫的温度把它灼伤,唤醒了它的沉寂。­

现在,它一朵又一朵,一瓣又一瓣的恣意绽放,你却没有看见。­

你说过你要像安妮宝贝一样做一个文字的旅行者。一个人背着大大的旅行背包,一支笔,一个日记本就足够了。那么,此刻,你是不是正如你曾跟我说的那样,站在两边种满樱花树的路上看漫天的樱花瓣飘飘撒撒的落满你的肩头,落在你的发间?­

樱花,会带给你我全部的思念。­

那句话,是这样说的吧?­

红色的爬山虎悄悄的爬上了操场旁的高墙,漫过了高高的墙头,在晚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夕阳把我和它的影子一点点的拉长。它也在忧伤吧?从什么时候起那两个相互打闹的身影由一双边成了一个?它在想念那个夏天的那个女生。­

那年夏天,炎热的中午。你仰起脸望着它认真而笃定的告诉我:“lynn,你信吗?等到秋天的时候,它一定是红的最为妖艳,唯美的那一株爬山虎。”那天的你穿着白色的纯棉裙子,柔顺的长发披在肩头。刺眼的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在你脸上撒下斑驳的光亮,成就了我心中的天使。­

现在,它真的是那株最妖艳的,可它也是最寂寞的。那个笃信它会成为最妖艳的女生没有看到它妖艳的样子,就像我没有让你看到我终于学会对陌生人露出甜甜的微笑的样子。­

亲爱的,你现在在哪里呢?你有没有到那个出了个济颠和尚的灵隐寺听晨钟暮鼓?戈壁滩的落日是不是绚烂的无可比拟?­

惨淡的月亮坐在学校西北角的那堵矮墙上,寂寞并且忧伤。它已经等待了一个春分又一个冬至。它怀念那个总是喜欢在黑夜里由此翻墙而出,坐在墙外面低吟浅唱的女孩儿。­

谁的寂寞
衣我华裳
谁的华裳
盖住我伤痕累累的肩膀
谁的明月
照我黑色的松岗
谁的孤独
挫疼山间呼啸的沧江
那是谁家寂寞的小孩
头插茱萸
夜夜夜夜
纵情歌唱
如此辽阔/如此苍凉­

每次,你都放着大门不走,拖着我从这里翻墙而出。不去泡吧,不去逛街,只是坐在墙角下给我念这些苍凉的句子。你说它们是你的全部,你的信仰。你说你喜欢从墙上跃起的那一瞬间。你甚至感觉自己像是一只飞鸟,可以自由飞翔。你说你喜欢逃过宿监老师的盘查,躲过墙角上的摄像头在黑夜中穿梭并翻墙而出的感觉。带着一点点呼之欲出的恐惧和莫名的兴奋感。像是一场逃亡,一场盛大的逃亡。我轻轻地拥抱你,在你耳边轻轻呢喃“亲爱的,我陪你,一起逃亡。”你说“Lynn,我们就像生物课上说的那样,互利共生,谁离了谁都无法存活。有你陪着我就会好。”可是,亲爱的,你又怎么知道,那只是一种假象。我们并不是互利共生,而是寄生。我,寄生在你身上。你没有我依旧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一切,而我离了你,就不再完整,无法很好的存活。就像现在,只能靠回忆维生。­

每次,你先出去总会在墙下大喊:“Lynn,快点儿!”然后转过墙角。等我跳下之后,转过墙角却找不到你。你总是会在我手足无措的四处张望时带着奸计得逞的坏笑突然跳到我面前把我吓得大叫。然后用手捂住我的嘴告诉我要小声,自己却在一边咯咯的笑弯了腰。我们背对背坐在墙下,你认真的说:“Lynn,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从这里跳下来,我一定会在这里等着你。”你唱702的《You ll just never know》给我听。­
“you just never know what tomorrow holds/you just never know/don’t put it off till tomorrow today /make it last always/my desting/ i find a peace of mind when you’re next at me/you changed my darks/there with the gleam from your eyes.…”­

现在,我一次次的跳下,你却再也没有出现。亲爱的,你在和我捉迷藏吗?你想听我唱歌了对吗?一定是的,我从没有给你唱过歌呢。­
啦啦啦啦。我在这里唱歌你听到了吗?
你看你看,我就像你念给我听的句子那样:那是谁家寂寞的小孩/夜夜夜夜/纵情歌唱/如此辽阔/如此苍凉

那么,亲爱的,你真现在在哪里呢?是在西安的大雁塔上听那些穿着白衣服的大学生弹古筝还是听那些像朴树一样流浪的孩子弹着木吉他唱着那些古老的民谣?你有没有在西藏澄静的蓝天下默念仓央嘉措的情诗?有没有摘下一朵美丽的格桑花戴在发间?­

亲爱的,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是我第一次在白天站在那堵矮墙外。因为它要被拆掉了。学校要在那里盖一座新食堂。我看着它默默流泪了一下午。它不在了,你要到哪里等我呢?我要怎样转过一个墙角等你带着坏笑跳出来吓我?推土机轰隆隆的响着,然后它就在我面前一瞬间轰然倒塌。石块,尘埃一下子倾泻而下。随之倒塌的还有我一直伪装的坚强。而关于那个夏天的记忆和你的样子也随着眼泪在脑海中倾泻而出。

面前尘土飞扬的场面愈发模糊,你的身影却渐渐清晰,最后定格。你浅浅微笑,一如我初见你的样子,干净而乖巧。亲爱的,是你回来了吗?­

后记:其实,在我们的生命历程中,朋友,或许会是比爱人还要重要的存在。而友情,则是如钻石般纯粹而坚不可摧。希望我们都可以珍惜身边的友情。谨以此文送给所有纯洁的友情。也向我所有的朋友们表达我对你们的爱或许我从未说过,但我很爱你们。我们要彼此珍惜。­

转载
地址不详!欢迎看到本文的童鞋提供原文地址!

《思念海域,迷失流年的岁月静静搁浅》有10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