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折叠 – 郝景芳

《北京折叠》中设定了三个互相折叠的世界,被隔绝为三层的空间隐喻上流、中产和底层三个阶层。由上到下分别是负责管理与统治的”第一空间“,精英白领和学生们汇集的”第二空间“,以及多为重复性底层劳动者居住的”第三空间“。低层空间的人想要去到上层空间是非常困难的事。

《北京折叠》是中国科幻作家郝景芳创作的科幻小说,最早于2012年12月发表在清华大学的学生论坛水木社区的科幻版,2016年获得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根据新华社的报道,这篇小说“构建了一个不同空间、不同阶层的北京,可像‘变形金刚般折叠起来的城市’,却又‘具有更为冷峻的现实感’”。

情节

未来的北京被分为三个空间,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生活在相互隔离的不同空间。第一空间住着权贵统治者,有500万人口,位于大地的一面,大地另一面是拥有2500万中产白领的第二空间和拥有5000万底层劳动者的第三空间。每48小时中,第一空间享受头一天早上6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的24小时,第二空间享受第二天早上6点到晚上10点的16个小时,第三空间享受晚上10点到下个早晨6点的8个小时。每到转换的时间,前一个空间的居民需要躺到床上接受催眠,属于前一个空间的建筑等设施折叠起来,下一个空间的建筑展开。
48岁的第三空间的垃圾工老刀有一个垃圾站门口捡来的要上幼儿园的女儿糖糖。一天,他找到生活在第三空间而曾经进入过第一空间的彭蠡,向他询问如何在转换时混入第一空间。之前,老刀在废瓶子中发现一张纸条。顺着纸条来到第二空间,他见到在读研究生秦天。秦天告诉他,自己在第一空间的联合国实习时,曾爱上同在联合国实习的一个女孩依言,可惜实习期只有一个月。秦天愿以十万元雇老刀给生活在第一空间的依言带一封信,若老刀能带来回信,则给老刀二十万元。希望自己女儿能进一个稍好的幼儿园的老刀答应了秦天。
老刀按照彭蠡的方法小心翼翼熬过空间转换,成功混入第一空间,找到了依言。依言要求老刀到中午十二点再到她工作地点附近的超市联系她。中午,老刀依约定见到依言。依言坦言,自己并非联合国实习生,而是一家银行的总裁助理,而且认识秦天时已有未婚夫,现在已经完婚。依言不想让秦天讨厌自己,她付给老刀十万元,请他告诉秦天暂时不能在一起,但自己喜欢秦天,并附上手写字条。
老刀准备找个偏僻的角落睡到空间转换,但不小心被巡逻的机器人发现,并被带到一个建筑后门门廊,几个男人就如何处理他的问题发生了争执。最后,他被一位年长者带入建筑。年长者介绍自己名为葛大平,第三空间出生,在部队中任雷达兵而升职并进入第一空间,他要老刀喊他老葛。老葛愿意带老刀参加晚上举行的折叠城市五十周年庆典宴席。晚上,老刀步入建筑一楼的会堂,听了折叠城市运作负责人的演讲。演讲间隙,他见到第二空间曾遇到过的秦天的舍友吴闻向负责人请求一个垃圾自动处理的项目,负责人表示项目将减少就业而不愿批示。负责人的秘书注意到老刀并对其身份生疑,老葛及时赶到打圆场,随后他要求老刀回房间休息。
老刀醒来时宴会已经结束,他和老葛吃了点剩菜,喝酒聊天。深夜,他起身准备回第二空间。然而,一份材料数据出错导致材料需要重印,空间转换因此推迟了十分钟。空间转换时,老刀小心翼翼在边缘移动,这时负责人接到吴闻落了东西在会场的报告而决定中止转换,老刀的小腿因而卡在空隙里。三十分钟后空间转换重启,老刀回到第二空间找到秦天,睡了十个小时后,把依言的信交给了秦天并处理了脚伤,接着回到第三空间。他疲惫地回到自己居住的公租房,正赶上公租房的收租负责人和住在他隔壁的女孩就取暖费发生了争执。老刀甩给收租人一张一万元的钞票,进了家门,看了看糖糖,又准备接着去上班了。

《北京折叠》是可以直接在网上看的:

上面引用的图片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